Genevieve:)

NO TALKING INCENTIVE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请大家看看这段!!我大晚上笑出鹅叫

阿瑜_噗噜噗噜四个泡泡:

大家好,我们又双叒叕来了!今天给大家带来一个奇妙的AU,论萨维林先生如何错误包养他心爱的魔术师!

掌声有请丹花相声社扛把子,阿瑜,涵涵!

以及请大家督促我们甜甜滴涵涵写一写这个脑洞!

Do Me a Favor

这个你就是我本人👌!原po是怎么知道我的恋爱过程的!(???

Lord. Modlin:

小蜘蛛·你

@卷毛 ⁄(⁄ ⁄ ⁄ω⁄ ⁄ ⁄)⁄

————————————————


你是唯一一个知道他是谁的人。

他是这么说的。

住在他家楼下已经好几年了,直到去年年末,你还只把他当作楼上那个“学习好得让人惊讶的nice kid”。从他十六岁到十八岁,你无数次看见他背着不同的书包经过楼下街道,抬头向你招手。

“晚上要不要一起去吃披萨?”“我有个新课题我们可以做做看。”“我在隔壁街区捡到的狗狗可以寄养在你家吗?”“漫画店打折一定记得告诉我!”

Peter Parker,在这些细小的对话中,几乎要成为你的亲人。

你常和May一起出去逛街,初来你还在读中学,因为身处异乡,他们待你也确实如同至亲。

你认为他们只是皇后镇一个普通到不能再平实的小家庭,直到那个晚上,你看见蜘蛛侠附在走廊天花板上,浊重沙哑地呼吸着,慢慢顺着墙壁回到地面,一只手捂在颈侧。

他回过头,看见你拎着便当盒子站在门口,隔着面罩你也看得出他眼睛瞪得多圆。

“Damn it...”他小声说着,虽然音量微弱,但是楼道的空旷将这句话放大了一百倍。

“蜘蛛侠也可以说脏话吗?你们超级英雄内部没有文明法则?”你忽然有些想笑,却惊诧地发现这声音异常熟悉。

他只是窘迫地向后退去,朝你挥挥手,“抱歉,我还有任务,下次见!”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Peter Parker,”你的话语此时对他而言仿佛宣判,“我知道是你,你捂着脖子干什么?”

他没有摘掉面罩,径直走过来,不管你是否乐意,捂住你的嘴巴一个转身将两个人一起塞回公寓关上门。

“完蛋了,你怎么看出是我的?”男孩摘下面罩,因为疼痛倒吸一口冷气,随后焦急而好奇地询问你。

“我就只是看出来了而已。”说着你强硬地掰开他捂住脖子的右手,稍稍拽松那件看起来都昂贵异常的战衣查看。

瘀青好像什么丑陋的胎记,盘踞在原本白皙的皮肤上,他自己看不到,不过盯着你皱眉的情形,基本也猜出了大概。

“嘿,别这样,这是我的工作。”

“我还不知道……一个还没毕业的中学生居然有这么高难的工作。”

“你看起来真像May生气的样子,看来不能总让你们一起出去shopping,”他棕色的虹膜在你公寓廉价的日光灯下不易察觉地闪动,睫毛低垂时留下小片柔和的影子,笑意逐渐漾出来,成了舌尖可以尝到的甜味。

他脸上倒是没有留下擦伤,不过全是灰尘和街边绿化带的泥土,战衣内外也脏得像个难民,让人怀疑蜘蛛侠的职业是去郊边挖野菜。

“还说,让你婶婶看见你就惨了。”你坐到沙发上,难得有心情幸灾乐祸。

Peter的玩笑话讨了个没趣,轻按一下胸前黑色的蛛身按钮,紧身衣即刻成了宽松的尺码,舒服地挂在肩头。

“Do me a favor,既然你看见了,我能不能借你浴室洗个澡?这样回去肯定要露馅的。”

你该拒绝吗?

作为邻居,你自然可以拒绝,不过看着他满眼写着小狗一样殷切的“please”,你感觉呼吸一窒。

比发现楼上十八岁男孩是蜘蛛侠更糟糕的事情就是,你看见他从一个孩子慢慢生发出成熟的表情与骨架,你才意识到,“喜欢”两个字不再是对于邻家弟弟的喜欢了。

你不打算告诉他。

“你这样洗得了吗?”你无奈地站起来,到衣柜里摸出你买来打算自己当作睡衣穿的夏季男士短裤和T恤,扔进他怀里,他连忙接住,才用大脑过滤了你刚才的话。

“如果……我洗不了的话……”他适时地停住了话语。

“我的意思是,”你背过身假装顺便整理桌子,好掩饰自己脸色转红的尴尬状况,继续告知他,“我可以帮你洗个头发,看在你光荣负伤的份上。”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他倒是不懂得拒绝,你小声抱怨了一句。不知道他敏锐的蜘蛛感应有没有听到。

打开花洒,他听话地站在一边,看着你忙来忙去,从一旁的架子上拿下洗发水,一只手试着水温。

“这个洗发水,”他忽然凑过来单手支着浴缸边缘问你,“什么味道?”

“橘子。”你闷声回答。原来一个普通单词在这种场合说出来会产生奇怪的效果——好像说出一个让人难以启齿的幻想。

“那我一会儿闻起来会不会和橘子果酱一样?”

“别做梦了,快过来洗,趁我没反悔。”

于是他连忙走过来,半跪在地毯上,好让姿势方便你帮忙。

他脱了外面的战服,此时只剩下一件薄到能看见皮肤颜色的棉质无领衬衣,还有可怜的夏季七分裤。

温热的水流一点一点浸湿Peter的头发。你以前没注意过他发色这么亮,而且出奇柔软,比看起来手感更好。

Damn,你到底在想什么!强行控制自己此时四处乱飞的思绪,你让自己的精力都集中在手上动作,将无色的洗发液挤好在手上搓出泡沫,抹到他头上。

给他洗头发的过程几乎让你喘不过气来,他很配合地一动没动,尽管你糟糕的技艺几次让他喝到水,他也只是吹着气吐掉。

你想起好多年前家里有一只拉布拉多,每个月你都会把自己和它关在浴室,将它浑身涂满泡沫,笑着将它湿乎乎抱在怀里,最后用吹风机吹到毛茸茸为止。

“拜托,水流进我眼睛里了!”男孩话语的内容听起来像是不满,可语气因为疲倦和暖和软得像果汁。

帮他冲干净头发,你简单和他交待了一下毛巾、沐浴露以及吹风机的位置,顺便把他可以换的衣服丢到洗手池边,立刻转身出去关上了门。

步子都是轻飘飘的,鼻腔里充斥着橘子的甜意,几乎没办法散开。

你听着浴室里哗啦哗啦的流水声,心烦意乱打开电视,拨到体育频道看足球。其实是看不懂的,两边球队又迟迟没有射门的意愿,解说异常嘈杂。

抓起身边的汽水,你喝了一口,彻底放弃与心里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抵抗,仰头栽进沙发里。

据说杂志扣在脸上会很快睡着,你忽然想起来。在漫画店打工的优势就是沙发边永远有书看。

“据说”的事情往往都是真的。

你意识到他出来是因为被他的笑声惊醒。

“蜘蛛侠在你公寓里洗澡,你居然睡着了?我还真是缺少魅力。”

你掀开杂志,正迎上他穿着浴袍站在你面前。“洗过澡”这几个字对他现在的状态根本不足以形容。

他穿的是你白色的浴袍,尽管你根本没有让他穿这一件,但是这种单色只是让他露出了锁骨和完整的颈部线条,衬托出皮肤健康的白皙。

头发没有吹干,甚至没有象征性地擦一下,水珠挂在额前碎发的发梢,随即滑落下来,一滴在睫毛上绊了一跤,停在淡色湿润的上唇绒毛边,另一滴顺着鼻梁慢慢溜到鼻尖。

他的眼睛里似乎郁结了水汽,清澈透亮。

Goodness,你不能再盯着看下去了。

“你为什么穿我浴衣?”你嗔怪地站起来,其实不要紧,你只是替自己还一次没有穿过的新浴袍打抱不平。

“我不知道那个不到一百平方厘米的方巾要多久才可以把我擦干。”

解释合理,下一题。

“那你为什么不吹干头发?”

“因为我没有找到可以插吹风机的电源……”不等他说完,你拿起自己抽屉里最大的毛巾直接盖在他头顶,罩住他一整张脸。

你听见他少年独有的、介于男孩和年轻男人之间的嗓音笑着,将自己藏在白色的纤维织物里面,周身泛着橘子味的香气。

帮他擦着头发,你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看不见那双会说话的棕色眼睛轻松多了。

你不敢让他知道。

Peter Parker,他是一道甜味的阳光,你怕自己不适当的话语和情感流露出来,遮挡他的率直和独特。

或者换句话说,你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

“Do me a favor,”他忽然掀起毛巾,继续用那双眼睛攥取你的心智,你慌慌张张将他推进浴室里。

“一会儿再说,先吹头发。”

借着电机嗡嗡的噪音,你带着混乱的心跳,留下一张便签很没出息地提前逃离了那个地方。

走出整整两个街区,你才意识到自己的荒唐。

回到家里,Peter已经回去了。洗手间的洗发露和其他用品都被整整齐齐摆回原位,吹风机挂在一边,连镜子都抹得干干净净,浴袍挂在门后。

他穿走了自己那身衣服,除了房间里依旧氤氲的水汽和橘子味,几乎看不出刚才发生了什么。

冰箱上贴了一个用马克笔写好的小纸条:

谢谢。

真烂啊,你又成功把你们之间的距离拉开到“刚刚好”。

在那之后,你好多天没有见到他。正好漫画店老板同太太出去旅游,给你放了整整一星期小长假,你索性每天窝在家里,不是看漫画就是看电影,偶尔半夜出门去便利店填补零食。

星期日一早,你被急促的敲门声唤醒。奇怪,你没觉得早上自己家会出现什么漏水一类的麻烦,导致有人找上门来。

打开门,西装革履的男孩站在门外,细窄的藏蓝色领带一丝不苟被捋顺在领口。

他头发大概是用了发胶,显得格外规整,甚至比平日看起来更加让人心跳加速。

“这里不是教堂,先生,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你实在痛恨自己口是心非,于是加上一句,“看着不赖。”

“Do me a favor,”男孩面色泛红,语气里带着紧张却又不失坚定,由于恨不得一口气把话都说完,他看起来像是处在语无伦次的边缘。

“Senior prom,我缺一个舞伴,May告诉我要找到一个和我聊得来的人和我一起去,”他没有停顿,“我只想到你。”

“你为什么觉得我们会聊得来?”

“因为我们喜欢一样的东西。”

“漫画?”

“橘子。”男孩嘴角勾起来。果然,这个单词犯规极了。

“还有吗?”你近乎用尽浑身解数保持着该死的冷静。

“还有,我撒谎了,”Peter上前一步,让嘴唇离你额头更近,自然而然,一个温热的吻落在你额头上。

“May告诉我要找一个我喜欢的女孩和我一起去。”

“我只想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