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vieve:)

NO TALKING INCENTIVE

【盾冬】每天秀恩爱的美妆主播会被刷负分吗?(上)

这个超级好玩哈哈哈

柒两茶:

想写这个题材是因为晒豆酱太太那楼美妆讨论(大雾)


灵感是pony某个视频(不记得具体是哪个)里的一条弹幕,大意是“画画好的人稍微练下手就可以成妆触”


大概是年度最走心,为了写它,我翻遍了自己、室友和基友的化妆包和草单_(:з)∠)_


本来只是个脑洞,和 @橘米花  @不肆穹 讨论之后受到了鼓励,愉快地写出来了2333


————————————————


《每天秀恩爱的美妆主播会被刷负分吗?》(上)


*[]里是弹幕内容。


 


“Captain America”是一个知名的美妆主播。


他很独特,没错,是“他”。


这位化妆师是一名有着低沉、磁性声音的男性,光是这把好听的声音,就为他吸引了不少粉丝,当然,他耐心的讲解和卓越的技术更是实力吸粉。


至于他的长相,则是个迷。这便是他的独特之处,他在展示化妆技巧时,涂抹对象总是仿真模型,既非真人模特,亦不是他自己。


每周日晚七点是他固定的直播时间(如果因故取消,他会提前告知),一到星期天的晚上六点五十分,他的直播间里就会有为数众多的观众在等候。


 


—春—


“大家好,春天来了,有没有出去郊游?”


Captain America——他的粉丝们通常叫他“Cap”——在刚开始直播时,完全不会活跃气氛,只说跟妆容相关的事,还曾被误会成高冷。与观众熟悉后,从回答提问开始互动,到现在已经能自在地打招呼了。


“这次主题是‘晨曦中的小鹿’。拂晓刚至的阳光,柔软的时刻,漫步林间的小鹿……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橘色,所以今天的妆容会以橘色系为主。”


观众马上用弹幕给予回应——[哦哦,我喜!][掏出笔记本。]


“感谢喜欢……春天是美丽的季节,却也是容易过敏的季节,很多人的皮肤会泛红,想要让妆效干净、自然,就得先做好遮瑕。遮瑕的要义是利用颜色,绿色是红色的互补色,把绿色的遮瑕膏涂在发红的部位,就能有效遮盖,对红血丝同样适用。”


[哇,get到了新技能。]


[求问怎么遮黑眼圈,糊三层遮瑕都盖不住qwq。]


“黑眼圈不只有一种,偏褐的用紫色遮瑕,发青则要用橘色遮瑕,为了避免卡粉,可以在遮瑕里兑一点保湿眼霜。遮好之后,再用比肤色稍亮的遮瑕膏覆盖调色,我选的是CPB遮瑕棒,色号是Ivory,它的遮盖力很好,也不会浮粉。”


[看来Cap擅长遮黑眼圈耶,是不是某人有“熊猫眼”啊?]


“他确实有,”说起“他”,主播的声音变得极为温柔,“然而我不认为那是瑕疵——他没有瑕疵,即使有黑眼圈,他仍是最好看的,只不过为了配合杂志社的要求才偶尔需要……”


[我还在奇怪,这都五分钟了,Cap怎么还没有秀恩爱……果然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我们熟悉的播主。]


[黑眼圈重,是不是因为晚上没让人家好好休♂息呀?]


常来的观众都知道,Captain America是某位当红模特的私人化妆师,除了那位模特,他不给其他任何人化妆,所以才一直用假人做示范。


粉丝们对Cap总挂在嘴边的那位“我的模特”非常好奇,只是当红模特何其多?大家至今没有猜出当事人的身份。


“底妆我选用了Ysl的气垫BB,10号,它自带的粉扑质量一般,我自己配了一个。”


[哇,是Ysl星辰气垫!]


[Cap打算用星辰唇膏吗?网红款www。]


“那个我没买,我的模特嫌方管太干了。”


[计数君在哪?“我的模特”x1啦!]


[上面有刻字!To my B……B什么y?有反光,看不清,Bobby吗?]


“是‘To my Bucky❤’。”Cap的语气愈发温柔了,像能滴出水来。


[不要问我是怎么从声音里听出‘❤’的,被秀了一脸恩爱的我要去刷负分了(不是)。]


[原来模特先生叫“Bucky”!联想到今天的主题,晨曦小鹿鹿!我脑补了很♂多。]


[前面的请务必把脑补具现化!]


[Cap好体贴,果然是绝世好Top。]


[胡扯!这么细心,是Bottom才对吧?]


[来呀,开局,买定离手!我出一支CPB细管230,押Cap是Top!]


[看这副少女做派,我赌一支Tom Ford限量白管07,模特是Top。]


[我押一套ChristianLouboutin黑管限量,Cap是Top!]


“各位……”


[我赌Cap是Top,押一支Ysl唇釉109。]


[卧槽,人鱼姬!向大佬低头。]


无法阻止越来越欢乐的观众们,主播决定继续自己的教程:“眼影是Mac的单色眼影膏Perky色,很元气的珊瑚红。眼线选了棕色,这样看起来更活泼、温柔。腮红是SUQQU的17年春季新色101——重山吹。完成之后用Make Up For Ever的无痕散粉定一下妆。”


[重山吹……它预定的时候我在吃瓜,它完售的时候我还在吃瓜,结果如今被播主种草,忧伤地咬碎一口瓜籽。]


“其实Estee Lauder渐变腮红360和它也差不多。我买这个是因为我不知道我的模特会不会喜欢,如果他日后看到发觉喜欢,而我买不到,那就……”


[“我的模特”x8!]


[Cap,算我求求你,今天份的狗粮已经够多了!]


对这位主播熟悉的观众们纷纷调侃起来,但也有初次来看他直播的观众,她们对模特先生的传闻并不了解,发的弹幕明显画风正常。


[播主播主,请问怎么能让单眼皮看起来更有精神?]


[同问,我是内双,有了和没有一样……]


[播主,眼间距太近怎么办?被邻居说像斗鸡眼,绝望OTZ。]


[前面的萌新们快住手,不要自取其辱!]


[完了,来不及了,您的好友‘秀恩爱狂魔’即将上线。]


果然,直播静默了几秒,随后传来播主略带歉意的声音:“对不起,我也不清楚,我的模特眼睛非常漂亮,有完美的外双和恰到好处的眼间距,因此我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非常抱歉,我去问问同事,下次回答你们……”


[“我的模特”x19!]


[虽然感觉被嘲讽了,但是播主好温柔,无法生气(咬手帕)。]


[不怪播主,都是我长得不争气qwq。]


Cap轻咳两声缓解尴尬,然后道:“最后画唇妆,我选的是CPB的16号唇釉,这款唇釉受到的评价褒贬不一,可我的模特喜欢它的颜色,16号的名字也很可爱——‘小恶魔的微笑’。”


[噢,看来模特先生是小恶魔那一挂的。]


[姐妹们快来收人设啦!]


[好看耶,不过Cap总是用假人化妆,妆效会不会失真?]


[get技能就好啦,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播主需要模特吗?我自愿献身!]


[←别傻了,Cap有专属模特。]


“对,他会吃醋。”


[那就让他来做模特嘛,我们都很想看。]


“不行,我会吃醋。”


 


—夏—


“大家好,许久没见了,上周跟我的模特出了趟差,去拍外景。”


[一上来就“我的模特”x1,计数君瑟瑟发抖。]


[hahaha,今天会到三位数吗?]


[你们不要扯远啦,Cap辛苦了,今天的主题是什么?]


“进入夏天了,就画个清爽的妆面吧,主题是‘草莓茶’。”


[太需要!妆还没画完就黏得不想继续了,自己都嫌弃。]


“先上底妆,不想太黏的话,用粉饼比较合适。我选的是Jill Stuart的丝绒粉饼,101号色,这款粉饼很轻薄,可以打造自然的裸妆,基本是‘直男看不出你化了妆’的效果。虽然干皮可能觉得刚上完妆时有点浮粉,但只要出一点汗,就会变得特别服帖,而且粉饼更好携带,便于补妆。”


[hahaha,直男看不出来,但你看得出来对不对?]


“毕竟我是从事这行。”


[我超喜欢JS家的盒子,满满的少女心。]


[原来小鹿鹿中意这种类型?不然Cap不会买吧。]


“这是品牌赞助的,我的模特吐槽过盒子,不过他还挺喜欢这个粉质。”


[“我的模特”x6,这才开始几分钟啊?隔了一周,所以要补双倍吗?]


[真相了。]


“粉饼的光泽度稍弱,需要在局部扫点高光,如果有泪沟或者法令纹,也可以按画Z字的手法扫一点高光,我用的是Shiseido的PK107,记得不要下手太重,不然就会像打了八支玻尿酸一样不自然。”


[提到这个,求问PK107和WT905哪个好啊?]


“唔,我的模特觉得它们差不多,没什么区别。”


[据说PK107对黄皮不友好?]


“呃,不清楚,我的模特很白……”


[又被秀了,手里握着负分,好想丢过去。]


[要忍住啊大兄弟!]


即使经常有人提到刷负分,可主播知道,她们只是开玩笑而已,不过实际上,他也不在意这些。


“腮红是Jill Stuart四色腮红03号,草莓牛奶,这个色号是我的模特选的——他喜欢喝草莓牛奶。”


[又有人设可以收啦,开心!]


看到一大波欢欣鼓舞涌过去的弹幕,主播笑道:“眼影是Nars的单色腮红Orgasm色。对,我知道它是腮红,可是用来做眼影也很好,它的偏光有一种人鱼色的光泽,但更低调……”


[虽然Cap的语气很淡定,但我猜他说Orgasm的时候脸红了。]


[同意。]


“咳,夏季容易出汗出油,为了让妆容更持久,定妆很重要,我准备要用的是Elegance蜜粉饼的4号,它带一点珠光,能让妆容看起来更通透,如果喜欢哑光感,可以换成1号。”


[强行转移话题……Cap在某些方面意外的害羞呢w。]


[我的E大饼被我摔碎了,心痛欲裂qwq]


[姑娘试试压盘大法,八成能救,有教程。]


[求问散粉和蜜粉的区别?]


“其实它们差不多,而且现在越来越趋向综合了,一定要说的话,蜜粉吸油性更好,散粉遮瑕更好。”


[所以夏天适合蜜粉?]


“这个主要看个人的偏好和需求,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嘿嘿嘿,Bucky适合哪种?]


“他的肤质很好,任何产品在他脸上都很……”


[好好好,你家Bucky全世界第一好看,根本不需要什么化妆品,都是杂志社吹毛求疵。下一题。]


主播笑了笑,完全认同这种说法。


“我拿来刷粉饼和蜜粉的是竹宝堂GSN系列的2号刷,这款化妆刷是羊毛粗光峰,抓粉力比细光峰好,上妆服帖,想要更日常的妆效,可以选松鼠毛或者松鼠毛混羊毛的刷子。不过如果是液态的底妆,最好不要用动物毛的化妆刷,用合成纤维的或者美妆蛋更好,因为动物毛的刷子不能经常清洗,液态化妆品残留容易滋生细菌。”


[等一下,刷子上有刻字!Steve……啊,好气,看不清!]


[机智的我放大了画面!是“Steve love Bucky”。]


[又在秀恩爱了,我的负分已饥渴难耐。]


[Cap是叫Steve吗?]


“呃,对……为了自然的妆效,我选了极细型的睫毛膏。先用睫毛夹,这个是MUJI的便携睫毛夹,使用非常简单,夹住睫毛根部停顿几秒,然后分段向上夹,能让睫毛更卷翘。”


[还能分段……看来Bucky也是睫毛怪那一类的。]


[睫毛太短的表示别说分段了,一不小心就会夹到眼皮(手动再见)。]


[宝贝们试试睫毛增长液?亲测有效。]


“唇膏是Ysl圆管12号,这个系列的唇膏很滋润,颜色也很好看,缺点是持久度不高,差不多是喝两口水就会掉的程度,建议配合口红雨衣使用。”


[喝两口水就没,太懂hahaha。]


“今天的主题要清新,这时候就可以派上过气网红——‘咬唇妆’。”


[Cap也学会幽默了,吾心甚慰。]


[虽然是过气网红,但还是好看呀!]


“先用遮瑕液盖住嘴唇原本的颜色,如果担心拔干,就只盖唇线,然后用唇刷将唇膏涂在嘴唇靠内的部分,再慢慢晕染到四周,最后在嘴唇靠内处再涂一层,这次不要晕染……要是觉得麻烦,也可以画个低配版:横着涂一道,剩下全靠抿。”


[被戳中笑点www。]


这时,背影音里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Steve,牛奶冰棒没有了。”


[妈呀!那是谁?]


[小鹿鹿!快告诉我是不是小鹿鹿?]


[牛♂奶!冰♂棒!]


Cap的话证实了大家的猜想:“Bucky,昨天的那盒都吃完了?”


“太热了。”


“不能一下子吃这么多冰的……”


“可是我想吃。”


[救命,这个软糯的撒娇音,我要牺牲了(安详躺)。]


[给他吃!给他吃!播主我给你打赏!去给他买冰棒啦!]


[为何我觉得这个声音略耳熟?是我撸多了产生了幻觉吗?]


[前面的不要装熟,Cap is watching U!]


[软萌软萌的小鹿鹿,看来我的人鱼姬保住了hahaha。]


紧接着,众人就发现屏幕黑了。


三秒后,大家反应过来——主播买冰棒去了。




—TBC—




传送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请大家看看这段!!我大晚上笑出鹅叫

阿瑜_噗噜噗噜四个泡泡:

大家好,我们又双叒叕来了!今天给大家带来一个奇妙的AU,论萨维林先生如何错误包养他心爱的魔术师!

掌声有请丹花相声社扛把子,阿瑜,涵涵!

以及请大家督促我们甜甜滴涵涵写一写这个脑洞!

Do Me a Favor

这个你就是我本人👌!原po是怎么知道我的恋爱过程的!(???

Lord. Modlin:

小蜘蛛·你

@卷毛 ⁄(⁄ ⁄ ⁄ω⁄ ⁄ ⁄)⁄

————————————————


你是唯一一个知道他是谁的人。

他是这么说的。

住在他家楼下已经好几年了,直到去年年末,你还只把他当作楼上那个“学习好得让人惊讶的nice kid”。从他十六岁到十八岁,你无数次看见他背着不同的书包经过楼下街道,抬头向你招手。

“晚上要不要一起去吃披萨?”“我有个新课题我们可以做做看。”“我在隔壁街区捡到的狗狗可以寄养在你家吗?”“漫画店打折一定记得告诉我!”

Peter Parker,在这些细小的对话中,几乎要成为你的亲人。

你常和May一起出去逛街,初来你还在读中学,因为身处异乡,他们待你也确实如同至亲。

你认为他们只是皇后镇一个普通到不能再平实的小家庭,直到那个晚上,你看见蜘蛛侠附在走廊天花板上,浊重沙哑地呼吸着,慢慢顺着墙壁回到地面,一只手捂在颈侧。

他回过头,看见你拎着便当盒子站在门口,隔着面罩你也看得出他眼睛瞪得多圆。

“Damn it...”他小声说着,虽然音量微弱,但是楼道的空旷将这句话放大了一百倍。

“蜘蛛侠也可以说脏话吗?你们超级英雄内部没有文明法则?”你忽然有些想笑,却惊诧地发现这声音异常熟悉。

他只是窘迫地向后退去,朝你挥挥手,“抱歉,我还有任务,下次见!”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Peter Parker,”你的话语此时对他而言仿佛宣判,“我知道是你,你捂着脖子干什么?”

他没有摘掉面罩,径直走过来,不管你是否乐意,捂住你的嘴巴一个转身将两个人一起塞回公寓关上门。

“完蛋了,你怎么看出是我的?”男孩摘下面罩,因为疼痛倒吸一口冷气,随后焦急而好奇地询问你。

“我就只是看出来了而已。”说着你强硬地掰开他捂住脖子的右手,稍稍拽松那件看起来都昂贵异常的战衣查看。

瘀青好像什么丑陋的胎记,盘踞在原本白皙的皮肤上,他自己看不到,不过盯着你皱眉的情形,基本也猜出了大概。

“嘿,别这样,这是我的工作。”

“我还不知道……一个还没毕业的中学生居然有这么高难的工作。”

“你看起来真像May生气的样子,看来不能总让你们一起出去shopping,”他棕色的虹膜在你公寓廉价的日光灯下不易察觉地闪动,睫毛低垂时留下小片柔和的影子,笑意逐渐漾出来,成了舌尖可以尝到的甜味。

他脸上倒是没有留下擦伤,不过全是灰尘和街边绿化带的泥土,战衣内外也脏得像个难民,让人怀疑蜘蛛侠的职业是去郊边挖野菜。

“还说,让你婶婶看见你就惨了。”你坐到沙发上,难得有心情幸灾乐祸。

Peter的玩笑话讨了个没趣,轻按一下胸前黑色的蛛身按钮,紧身衣即刻成了宽松的尺码,舒服地挂在肩头。

“Do me a favor,既然你看见了,我能不能借你浴室洗个澡?这样回去肯定要露馅的。”

你该拒绝吗?

作为邻居,你自然可以拒绝,不过看着他满眼写着小狗一样殷切的“please”,你感觉呼吸一窒。

比发现楼上十八岁男孩是蜘蛛侠更糟糕的事情就是,你看见他从一个孩子慢慢生发出成熟的表情与骨架,你才意识到,“喜欢”两个字不再是对于邻家弟弟的喜欢了。

你不打算告诉他。

“你这样洗得了吗?”你无奈地站起来,到衣柜里摸出你买来打算自己当作睡衣穿的夏季男士短裤和T恤,扔进他怀里,他连忙接住,才用大脑过滤了你刚才的话。

“如果……我洗不了的话……”他适时地停住了话语。

“我的意思是,”你背过身假装顺便整理桌子,好掩饰自己脸色转红的尴尬状况,继续告知他,“我可以帮你洗个头发,看在你光荣负伤的份上。”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他倒是不懂得拒绝,你小声抱怨了一句。不知道他敏锐的蜘蛛感应有没有听到。

打开花洒,他听话地站在一边,看着你忙来忙去,从一旁的架子上拿下洗发水,一只手试着水温。

“这个洗发水,”他忽然凑过来单手支着浴缸边缘问你,“什么味道?”

“橘子。”你闷声回答。原来一个普通单词在这种场合说出来会产生奇怪的效果——好像说出一个让人难以启齿的幻想。

“那我一会儿闻起来会不会和橘子果酱一样?”

“别做梦了,快过来洗,趁我没反悔。”

于是他连忙走过来,半跪在地毯上,好让姿势方便你帮忙。

他脱了外面的战服,此时只剩下一件薄到能看见皮肤颜色的棉质无领衬衣,还有可怜的夏季七分裤。

温热的水流一点一点浸湿Peter的头发。你以前没注意过他发色这么亮,而且出奇柔软,比看起来手感更好。

Damn,你到底在想什么!强行控制自己此时四处乱飞的思绪,你让自己的精力都集中在手上动作,将无色的洗发液挤好在手上搓出泡沫,抹到他头上。

给他洗头发的过程几乎让你喘不过气来,他很配合地一动没动,尽管你糟糕的技艺几次让他喝到水,他也只是吹着气吐掉。

你想起好多年前家里有一只拉布拉多,每个月你都会把自己和它关在浴室,将它浑身涂满泡沫,笑着将它湿乎乎抱在怀里,最后用吹风机吹到毛茸茸为止。

“拜托,水流进我眼睛里了!”男孩话语的内容听起来像是不满,可语气因为疲倦和暖和软得像果汁。

帮他冲干净头发,你简单和他交待了一下毛巾、沐浴露以及吹风机的位置,顺便把他可以换的衣服丢到洗手池边,立刻转身出去关上了门。

步子都是轻飘飘的,鼻腔里充斥着橘子的甜意,几乎没办法散开。

你听着浴室里哗啦哗啦的流水声,心烦意乱打开电视,拨到体育频道看足球。其实是看不懂的,两边球队又迟迟没有射门的意愿,解说异常嘈杂。

抓起身边的汽水,你喝了一口,彻底放弃与心里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抵抗,仰头栽进沙发里。

据说杂志扣在脸上会很快睡着,你忽然想起来。在漫画店打工的优势就是沙发边永远有书看。

“据说”的事情往往都是真的。

你意识到他出来是因为被他的笑声惊醒。

“蜘蛛侠在你公寓里洗澡,你居然睡着了?我还真是缺少魅力。”

你掀开杂志,正迎上他穿着浴袍站在你面前。“洗过澡”这几个字对他现在的状态根本不足以形容。

他穿的是你白色的浴袍,尽管你根本没有让他穿这一件,但是这种单色只是让他露出了锁骨和完整的颈部线条,衬托出皮肤健康的白皙。

头发没有吹干,甚至没有象征性地擦一下,水珠挂在额前碎发的发梢,随即滑落下来,一滴在睫毛上绊了一跤,停在淡色湿润的上唇绒毛边,另一滴顺着鼻梁慢慢溜到鼻尖。

他的眼睛里似乎郁结了水汽,清澈透亮。

Goodness,你不能再盯着看下去了。

“你为什么穿我浴衣?”你嗔怪地站起来,其实不要紧,你只是替自己还一次没有穿过的新浴袍打抱不平。

“我不知道那个不到一百平方厘米的方巾要多久才可以把我擦干。”

解释合理,下一题。

“那你为什么不吹干头发?”

“因为我没有找到可以插吹风机的电源……”不等他说完,你拿起自己抽屉里最大的毛巾直接盖在他头顶,罩住他一整张脸。

你听见他少年独有的、介于男孩和年轻男人之间的嗓音笑着,将自己藏在白色的纤维织物里面,周身泛着橘子味的香气。

帮他擦着头发,你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看不见那双会说话的棕色眼睛轻松多了。

你不敢让他知道。

Peter Parker,他是一道甜味的阳光,你怕自己不适当的话语和情感流露出来,遮挡他的率直和独特。

或者换句话说,你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

“Do me a favor,”他忽然掀起毛巾,继续用那双眼睛攥取你的心智,你慌慌张张将他推进浴室里。

“一会儿再说,先吹头发。”

借着电机嗡嗡的噪音,你带着混乱的心跳,留下一张便签很没出息地提前逃离了那个地方。

走出整整两个街区,你才意识到自己的荒唐。

回到家里,Peter已经回去了。洗手间的洗发露和其他用品都被整整齐齐摆回原位,吹风机挂在一边,连镜子都抹得干干净净,浴袍挂在门后。

他穿走了自己那身衣服,除了房间里依旧氤氲的水汽和橘子味,几乎看不出刚才发生了什么。

冰箱上贴了一个用马克笔写好的小纸条:

谢谢。

真烂啊,你又成功把你们之间的距离拉开到“刚刚好”。

在那之后,你好多天没有见到他。正好漫画店老板同太太出去旅游,给你放了整整一星期小长假,你索性每天窝在家里,不是看漫画就是看电影,偶尔半夜出门去便利店填补零食。

星期日一早,你被急促的敲门声唤醒。奇怪,你没觉得早上自己家会出现什么漏水一类的麻烦,导致有人找上门来。

打开门,西装革履的男孩站在门外,细窄的藏蓝色领带一丝不苟被捋顺在领口。

他头发大概是用了发胶,显得格外规整,甚至比平日看起来更加让人心跳加速。

“这里不是教堂,先生,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你实在痛恨自己口是心非,于是加上一句,“看着不赖。”

“Do me a favor,”男孩面色泛红,语气里带着紧张却又不失坚定,由于恨不得一口气把话都说完,他看起来像是处在语无伦次的边缘。

“Senior prom,我缺一个舞伴,May告诉我要找到一个和我聊得来的人和我一起去,”他没有停顿,“我只想到你。”

“你为什么觉得我们会聊得来?”

“因为我们喜欢一样的东西。”

“漫画?”

“橘子。”男孩嘴角勾起来。果然,这个单词犯规极了。

“还有吗?”你近乎用尽浑身解数保持着该死的冷静。

“还有,我撒谎了,”Peter上前一步,让嘴唇离你额头更近,自然而然,一个温热的吻落在你额头上。

“May告诉我要找一个我喜欢的女孩和我一起去。”

“我只想到你。”